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当前位置:首页 >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 正文

高石墓

在公园中央岛上安葬着我党早期革命家,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高君宇和他生前女友石评梅。1994年被命名为宣武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8年被命名为北京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逢清明节北京市的很多大中小学生都会到这里凭吊,还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外地游客也会专程赴京来祭拜高石墓。
   
高君宇1896年出生于山西省静乐县,1920年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高君宇以他卓越的组织才华被推选为第一任书记,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他又成为我党第一批党员,1922年高君宇又远赴莫斯科参加了远东各国公产党和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回国后的他还在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推举为中央委员。1923年震惊中外的二七大罢工爆发了,高君宇做为这次活动的领导人始终战斗在斗争的最前列,虽然这次罢工最后失败了,但高君宇并不气馁,为了迎接革命新高潮的到来,他离京南下,到广州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1921——1923年间,李大钊先生曾经在慈悲庵院内租借了两间僧房,高君宇等同志就曾多次在陶然亭一带进行过革命活动。19241月,高君宇还帮助李大钊进行了党的统一战线的工作,并且帮助孙中山接受了我党联俄,联共的政策,接受了反帝,反封建,扶助工农的纲领,为国共第一次合作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同年10月,他还率领刚刚建立起来的第一支工人武装工团军粉碎了由英美帝国主义支持的商团政变,在这次战斗中,他又不幸负伤,伤愈后他把从自己身上取出的被流弹炸碎的指挥车上的玻璃碎片寄给石评梅,并且亲自选购了一对洁白无暇的象牙戒指,一只留给自己一只寄给石评梅,象征他们纯洁高尚的爱情。
由于他为革命工作操劳过度不幸病倒了,但复杂的斗争形势使他不能很好的休息就又投入到工作中。192535日因患急性阑尾炎医治无效不幸病故,终年只有29岁。我党的北方组织就根据他生前的遗愿把他安葬在了他所从事过革命工作的陶然亭畔。
   
在高君宇的墓碑上大家可以看到一首诗: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这是海涅的一首诗,高君宇生前曾把它作为座右铭写在相片后面送给石评梅,君宇逝世后石评梅把这首诗作为悼词挂在灵堂上,然后又刊刻在了墓碑上,并在一旁写到:君宇,我无力挽住你迅忽如彗星之生命,只有把剩下的泪流到你的坟头,直到我不能来看你的时候。
   
石评梅1902年出生于山西省平定县,她原名汝壁,因为喜欢梅花的高洁所以改名评梅,1920年来到北京读书,在李大钊同志的熏陶下,吸收了丰富的精神养料,仅21岁的她就写下了几万字的文章,她的白话文也堪称是上乘之作。在高君宇的帮助下石评梅也写了很多思想性,革命性很强的文章,如:三一八惨案发生后她为纪念烈士刘和珍所写的《痛哭和珍》,和李大钊先生牺牲后,为李大钊等21名烈士写的《断头台畔》都是她积极投身于革命工作的具体表现,这些很多的文章都曾经在鲁迅先生编辑的《语思》上发表过,当时的石评梅和卢隐,陆晶清合称二十年代的三大才女,是颇有影响的进步女作家。
   
在一次山西省同乡会上,石评梅与高君宇结识了,两人志同道合,慢慢产生了感情。正当高石二人满怀理想同黑暗势力抗争的同时,高君宇的不幸逝世给石评梅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因此不论严寒还是酷暑,清晨还是傍晚,人们总能在高君宇的墓旁看见她文弱的身影,她帮君宇扫墓用泪水祭奠英灵,下雪天她还经常在墓碑前的雪地上写下我来了三个字,三年过去了,石评梅因悲痛过度又患乙型脑炎不幸病故,年仅26岁。后来她的亲属根据她生前的遗愿把她安葬在了她所心爱人的墓旁。
   
几十年来,高石墓历经沧桑,解放初期周总理曾经亲自到这里悼念过这对革命情侣,但在建园初期高石墓曾迁到了南郊人民公墓,直到1956年周总理在考察北京市规划图时曾指出:革命和爱情并不矛盾,留这它对年轻人也有教育。因此在同年的8月,在彭真同志的关怀下高石墓被重新迁回了我园,邓颖超同志曾经7次到这里悼念这对革命情侣。不过在文革期间,高君宇石评梅的爱情被视为资产阶级的温情,墓碑被推倒,先驱者的灵柩很长时间得不到保护,直到1973年在邓颖超同志的关怀下高君宇的骨灰才被火化后安放到了八宝山革命公墓,1984年在北京市政府的批准下由北京市园林局北京市文物局在陶然亭重修了高石墓,1986年又由北京市团委等16个单位共同出资,在高石墓原址修建了高石半身大型雕像,从此他们即忠于爱情又忠于革命的动人事迹也一直被后人所传诵。